百个音频故事 讲述英雄历史(82)| ​悼念老首长金忠藩

2021-06-25 12:00  

悼念老首长金忠藩

我崇敬的老首长金忠藩同志走了。再也不会早晨散步来敲我的窗棂,亲切地叫一声“李彤,起床了没有?”再也听不到他那令人振奋的高八度的朗朗笑声了!

他是不喜欢悲凄的,他是一个革命的乐观主义者。无论在战场在工地,还是在办公室,他都是高声谈笑。尤其那哈哈大笑,是我一生中听得最多也是最有魅力的一种笑。笑声里,充满必胜信念,充满豪气,充满友爱。同志们从笑语声中感受到他那随和豁达的性格,平易近人的作风,得到安慰和鼓舞。而最令人起敬的,还是他那奔放的革命热情,坦荡宽广的博大胸怀。

金忠藩

我认识他是在1947年。当时,他奉命赴山东革命根据地接新兵,并担任新组建的渤海军区教导旅二团团长。我就是这支部队的学生兵。在后来的接触中,他每谈起这次接兵,都分外高兴,因为他接的这些新兵都是翻身农民的子弟,身体素质好,政治觉悟高,不少战士能识字,有文化。部队开拔了,他穿一身崭新的黄军装,骑上高头大马,威武英俊,满面春风。他走向哪里,哪里便掀起阵阵欢声笑语的热浪。他带着这支有着高昂士气的齐鲁子弟兵,开始向西北挺进,奔向解放战场,参加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解放全中国的战斗。第一仗,参加打运(城)安(邑)战役。战士们都是平生第一次打仗,没有战斗经验。金忠藩同志手把手地给战士们教战术,修筑工事。他在战壕里往来穿梭,脚不停,手不停,嘴不停,谈笑风生,同志们笑他像个“家雀”。他身先士卒,靠前指挥,战斗越是激烈艰苦,他的嗓门越大,笑声越高。他的幽默、机智、沉着、坚定,都在他那欢声笑语中得到体现,战士们受他的战斗乐观情绪的感染,增添了勇气,树立了敢打必胜的信心,勇敢作战,经受战火洗礼。

金忠藩同志在军旅生涯中,可谓身经百战。他敢打硬仗、恶仗,屡建战功。晋南战役后,部队西渡黄河,他率领的十七团参加了瓦子街战役,活捉敌人少将曾思文;金渠镇战役,活捉敌师长孙铁英;在永丰攻坚战中,他指挥全团和兄弟部队一起,全歼敌七十六军。尤其是陕西澄城东马村攻击战,是他一生中最辉煌的一次战役,创造了一个团歼敌一个团的战例。班师凯旋那天,他骑着高头大马,和战士们押着一队望不见尽头的俘虏,高兴得像个神圣的骑士。师团长和机关的全体同志都到门口迎接他的胜利归来。他大老远就扯着嗓门大喊大叫开了:“师长、政委,这次打了一个大胜仗!哈哈哈…”战士们心中装不下、抑不住的激动和喜悦,都让他喊出来了,笑出来了。

他走上师的领导岗位后,我们有了更多的接触机会。金忠藩还是金忠藩,他在哪里,哪里就充满了笑语声。还有他那令人着迷的小跑步。他上班的路上在跑步,上楼进办公室在跑步,甚至上厕所也是在跑步。就是说,他只要双脚在地上行进就是跑步。我曾想,像这样跑步,如果换一个人就会显得不协调,而在金忠藩同志身上却是那么自然。这是与他那快人快语的性格和雷厉风行的战斗作风的完美结合。应该说,他就像一匹仰天长啸冲锋陷阵的战马,奔驰着一直跑到生命的终点。

金忠藩同志文武双全,既会指挥打仗,又会做政治工作,作风扎实,深入实际,勤奋好学,具有较高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他不仅坚持写日记,自己写讲话稿,写文章,还练就了手好字,颇具儒将风度。对待同志,他像一团火。在机关,他一边指挥作战,处理紧急军务,一边同干部战士谈天说地开玩笑。他是有名的“吹牛大王”,一“吹”起来就把大家的魂钩走了,没有人愿意插一句嘴。机关干部战士都感到,跟他在一起,再苦再累也开心。

他对上级非常尊重,不只是服从命令听指挥,而且在感情上特别依恋。他当团长、师长的时候,与政治委员和副职配合默契。当副职的时候,尊重正职就像尊重兄长一样,既在工作上勇挑担子,又不自以为是。即便他的能力在某些方面超过了正职,也是谦虚谨慎,不骄不躁。对曾经反对过自己后来证明反对错了的同志,金忠藩同志也能抛弃前嫌,并在工作生活上给予亲切的关怀。

“文革”期间,金忠藩同志遭到了林彪反革命集团和江青为首的“四人帮”的残酷迫害,先是被罢免了新疆军区政治部主任职务,软禁在北京,后又被押送江西劳动。但金忠藩同志始终坚定信念,刚直不阿,光明磊落,像鲁迅先生所说那样,“用笑脸对待一切厄运”,大有“看你横行到几时”的革命家气魄。

1972年,他重新工作到成都军区任职。离休后,他忘不了几十年在一起浴血奋斗、生死与共的老首长、老战友、老部下,举家从天府之国迁来新疆落户。虽然他已经上了年纪,但仍然关心军区部队的工作和新疆的建设,仍然保持着青春活力和他那大喊大叫大说大笑的开朗性格。正因为他那特有的气质和优秀品质,他和他的上级、同级和部属都成了莫逆之交。他曾是红军六军团的一员,对王震、王恩茂等同志,像对待长辈一样,非常崇敬。这些领导同志也为有他这员虎将而感到高兴,一直关怀他体贴他。金忠藩同志病重期间,王震副主席亲自到解放军总医院看望他,见他病得不成样子,非常难过,对医务人员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治好他的病。还有他的老首长、老战友熊晃同志,两人并肩战斗几十年,感情笃深。当金忠藩同志在北京报病危时,出于担心,他的逝世给熊晃同志的打击太大而承受不了,同志们只好把在新疆的熊晃同志送到总医院护理。这种战友之情是多么的诚挚、纯真啊!

金忠藩同志走了,但他留下了许多宝贵的精神财富。

来源:宁津县文化艺术中心
通讯员|杨扬 编辑|石秀秀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