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文史 | 75年前的今天德州解放

2021-06-11 19:33  


德州战役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八路军开始对德州城进行围困,以迫使城内伪军投降。但国民党却将其收编为国民党军队并公开挑起事端。

1946年1月,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签订了停止军事冲突的协定,组成了由国民党、共产党及美国政府三方代表参加的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监督执行停战命令。

军调部第十五执行小组飞抵德州后,对国共双方的军事冲突进行了调处,经多次磋商,于2月8日达成了《德县区域国共双方驻军临时协定》。但城内国民党驻军却增修城防工事,不断出城袭扰,劫掠群众财务,杀害解放区军民,屡屡违犯协定。八路军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于1946年6月7日发起了解放德州之战,一举攻克了德州。


第一节  八路军围困德州城

一、迫使黄河涯火车站守敌投降

1945年10月22日黄昏,八路军渤海军区特务一团包围黄河涯火车站。在强大的军事攻势和政治压力下,日军一二六九部队一、二小队被迫全部投降。俘滕文曹长以下50人,缴获长短枪45支、机枪6挺、掷弹筒2具、军刀5把,并拆除碉堡和重要设施,将德州至济南的铁路交通切断。

二、控制德州至桑园段铁路

1945年8月下旬至10月25日,八路军渤海军区第十七团(后为第十八团)、德州武工大队等部,向津浦铁路德州至桑园段展开攻势,击溃盘踞许官屯火车站的刘佩忱“剿共军”一部,占领许官屯站;又击溃由刘佩忱部操纵、多次袭扰八路军驻地田龙庄的红枪会一部,并占领桑园火车站,控制了25公里铁路线,将德州至沧州的铁路交通切断。

三、 对德州城实行经济封锁

为迫使城内守敌投降,1945年8月下旬至同年底,德县县大队、德州武工大队等部,配合八路军主力部队对德州城实行经济封锁,禁止生活物资运入。守敌仅靠强征居民、商户的粮款和空运给养接济,对瓦解敌军起到很大作用。

四、伏击刘佩忱北逃部队

1946年1月1日,渤海军区第十八团侦知,刘佩忱“剿共军”与鲍秀祥部已备大车数十辆,拟夜间分两路由德州逃往沧州。十八团和德州武工大队决定伏击,并在第三店、许官屯火车站一带设伏。当晚,逃敌出动,待其大部进入伏击圈后,部队突然以猛烈火力打击,激战2小时,毙、俘逃敌400余人,缴获枪支600余支(挺)、手榴弹1马车、战马1匹。刘佩忱漏网率残敌逃脱。

五、主力部队开赴德州城外围

1946年1月5日,八路军山东渤海军区主力部队胜利结束禹城战斗后,奉命开赴德州城外围。其中,军区司令部设于城东土桥;特务一团驻城东簸箕刘、赵辛庄、东七里铺、刘家集及土桥一带;特务二团驻城南于官屯、南七里铺、窑上、二十里铺及前仓、后仓一带;第十七团驻城北长庄、田龙庄、许官屯一带;军区直属队分别驻东、南郊。1月22日下午,驻防泊镇的河北冀南军区五分区独立二团,接到务于13日拂晓前赶赴德州城西的紧急命令,连夜强行军70余公里,按时进驻运河西岸的五里庄、北八里庄一带。1月13日午夜,国共双方停战令生效。八路军除坚守原地、监视城内守敌动向外,积极开展百日大练兵,站在自卫立场上打击出城窜扰之敌,并助民恢复和发展生产。同时,对敌采取强大的政治攻势和各种封锁围困措施。


第二节  军调小组对德州国共双方的军事调处

一、军调小组飞抵德州

1946年1月10日,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签订停止军事冲突的协定。同日,国共双方颁发于1月13日午夜生效的停战命令,并组成由国民党、共产党和美国政府三方代表参加的三人委员会及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负责调处国共双方军事冲突,监督执行停战命令。军调部下设36个军事调处执行小组,其中第十五执行小组(德州执行小组)由国民党代表刘金铭上校、中共代表宋绍德少校和美国代表怀特中校组成。

2月5日,军调小组一行6人由北平飞抵德州,由八路军渤海军区联络部负责人符浩陪同,前往渤海军区司令部驻地土桥会见军区领导人。渤海军区司令员袁也烈、政治委员景晓村、政治部主任周贯五等率驻地军民2000余人,热烈欢迎军调小组到来,并设午宴款待。

会见中,怀特中校以执行小组主席身份,介绍军调小组的使命:一是调处德州国共双方军事纷争,望早日恢复铁路交通;二是传达军调部《和字第二号命令》,望早日妥善解决德州问题,避免再次发生冲突。袁也烈司令员致欢迎词,并向军调小组通报八路军坚决执行停战命令的情况。谈到德州城驻军,中共代表宋绍德少校说:“德州城驻军全系伪军,应迅速解散。完成该任务,交通就可迅速恢复。”国民党代表刘金铭上校辩解,声称“城内驻军是由政府从南京派来的将领指挥下的国民党军队。”景晓村政委详细介绍城内驻军情况,强调指出:城内驻军全系伪军,并无真正的国民党军队。他们在日伪占领8年中,对国家和人民犯有不可饶恕的罪行,应予解散,并惩办首恶分子;而国民党却派来原伪山东省长杨毓珣、国民党中将王继祥等,将其收编为国民党军队,引起人民强烈愤慨。袁也烈司令员列举城内驻军违犯停战命令的具体事例,重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立场。国民党代表理屈词穷,表示“抗议”。怀特中校为缓和局面,遂谴责日军8年来残害中国人民的行径,愿转达“对帮助日本屠杀人民的汉奸首领应从严治罪,更对日本战犯头子予以严惩,早日给人民解除痛苦”的正义要求;并对八路军坚持8年抗战浴血杀敌的精神表示钦佩,请求八路军送给他1支从日军手中缴获的手枪留作纪念。袁也烈赠与手枪,怀特连声道谢。

会见结束时,各方同意翌日在渤海军区部队驻地刘家集举行会谈。17时,军调小组欲返德州城,解放区军民秧歌队、高跷队等2000余人,载歌载舞,热情欢送,袁也烈、景晓村等驱车相送10余公里。

二、国共双方会谈签订临时协定

1946年2月6日,军调小组三方代表和国民党德州驻军代表潘光上校等到达刘家集举行会谈。

会谈中,怀特首先致词,“希望国共双方忍让和解”。潘光请求八路军帮助城内驻军解决粮食、柴草问题。八路军代表景晓村作长篇发言,列举大量事实,说明城内伪军在国民党军官指挥下,违犯停战命令,乘八路军严格执行停战命令之机,常出城抢掠烧杀,残害人民。为合理解决德州问题,渤海军区向军调小组提出3项建议:一、解散德州伪军,交当地军民处理;二、将城内日军撤退时遗留仓库的粮食交出,救济城内外难民;三、由军调小组与德州国共双方组成管制委员会,临时共管德州城,解决粮食、柴草困难。

17时,怀特宣布休会。三方代表步出会议室,1000余名请愿群众将他们围住,强烈要求解散伪军、惩办汉奸。众怒难遏,执行小组国民党代表刘金铭只得答应回去研究,并恳请共产党代表解围。经景晓村反复动员,群众方让出通路,军调小组成员和国民党驻军代表才得以上车。

2月8日,德州国共双方代表在军调小组斡旋下继续会谈。因对军队撤离和伪军受降等问题发生争议,经多时磋商,16时达成《德县区域国共双方驻军临时协定》。其要点:一、双方绝对遵守停战命令;二、双方同意互不将现驻扎军队移动;三、人民有来往德州城四周任何地点买卖及携带粮食与物资之自由;四、绝对执行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对德州之各项决定;五、临时协定书有效期应俟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之训令到达时为止。

2月9日,举行签字仪式和宴请活动。国民党军代表王继祥中将和八路军代表袁也烈司令员,分别在临时协定书上签字。刚由北平飞抵德州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摄影师布希米特,特赶来摄影祝贺。签字后,渤海军区政委景晓村宣布:经几日会商已成立协定,一方面保证双方今后不再发生冲突,另方面双方地区人民得到贸易自由,特别是双方高级长官获得见面机会,密切了联系。这3个成就是怀特中校及大家几天来努力的结果。景晓村对怀特为中国和平事业所做的努力表示感谢。宴会交谈中,国民党代表再次提到城内缺粮事,请求八路军帮助。渤海军区当即决定借予粮食5万斤。18时,执行小组和国民党军代表乘车返回德州城。此后,军调小组宋绍德少校奉调返回北平,中共代表职务由符浩接任。

2月14日,军调部济南中心执行小组抵达德州,视察停战命令执行情况,传达八路军华东军区政治委员饶漱石与美国代表雷克上校在北平商订的3项协定:一、停战命令必须坚决执行;二、粮食可自由输入山东各地不受限制;三、张店至博山铁路可立即着手修复,在等待北平和重庆关于铁路问题最后决定期间,赋予中共以管理权,任何个人或商家购买使用煤炭,由博山运出不受阻止。关于德州问题,中心小组认为,在德州执行小组调处下,国民党军德州中将指挥王继祥与渤海军区司令员袁也烈已达成《德县区域国共双方驻军临时协定》,该协定同饶漱石政委与雷克上校的协定精神完全一致,双方应严格遵守。

三、调查处理刘家集事件

1946年3月30日拂晓,国民党山东省直属保安团团长兼德县警备司令部司令张光第,派120余名武装特务,袭击渤海军区特务一团三营驻地刘家集和军区前卫部队指挥所驻地簸箕刘,致使八路军伤亡排以下指战员11人。即日,袁也烈致函军调小组,对此表示强烈抗议。经共产党代表提议和美方代理代表华纳中校同意,同日下午,军调小组赴刘家集调查事件真相。渤海军区特务一团三营营长张明远和目睹事件始末的群众多人,对德州伪军违约行为提出控诉。人证物证俱在,国民党代表和美方代表只得承认“刘家集事件”是城内国民党军严重违约事件。华纳表示立即发电报给尚在北平的怀特,请他尽快回德州处理。符浩赞同华纳的严肃态度,提议军调小组将事件真相报告军调部,但刘金铭以“城内国民党军方尚未提出报告”为由拒绝。

4月4日上午,怀特由北平返回德州,立即召集军调小组会议,并分别与国共双方军队代表取得联系,决定当日下午赴城东渤海军区某部驻地赵辛庄举行会谈。会谈中,怀特致词:“上次由北平返德,带来修复交通任务,不料竟发生违约事件,对此深表遗憾。”并表示要严办主犯等。袁也烈司令员发言,列举大量事实说明城内伪军违约进犯解放区,罪行累累,性质严重。联系到沧县城内伪军不断出扰解放区的事实,袁也烈司令员强调指出:“刘家集事件”不是孤立问题,而是国民党方面有组织、有计划的统一部署,并提出严惩主要犯罪分子,抚恤被害军民家属,解散城内伪军,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等严正要求。国民党指挥官王继祥、潘光等在无法否认的大量罪证面前,只得承认错误。军调小组决定赴遭难地区视察。

军调小组相继视察被城内伪军袭扰的村庄,但美国和国民党代表想方设法拖延时间,不做处理决定。4月20日,军调小组收到军调部三方代表联名发来的特急电报:德州以北泊头镇国共双方军队发生激战,令德州执行小组火速前往调停,以维护和平。当军调小组赶到时,八路军自卫还击战已获全胜,泊头解放。

在政治和军事压力下,4月25日,怀特提出解决德州国民党军违约问题的草案,征求国共双方代表意见。经协商,达成如下协议:一、国民党方面承认错误,向八路军及解放区人民道歉;二、将违约进犯解放区的主犯张光第撤职查办;三、政府方面驻德官员保证今后不再发生此类事件;四、缴获之武器做为维护和平有功部队的胜利品;五、战斗中被八路军生俘之伪军士兵交执行小组,根据俘虏自愿分别遣送回家或返回德州城。

“刘家集事件”得到处理后,城内伪军外出袭扰活动有所收敛,但却抓紧抢修工事、空运军火和给养、加紧补充兵员和军事训练。军调小组将注意力集中在恢复交通上,每外出视察,均碰到人民群众拦车告状,控诉伪军、汉奸、暗杀团的罪行;渤海军区司令部驻地常聚集请愿群众,坚决要求惩办伪军、汉奸首恶分子;八路军指战员义愤填膺,要求解放德州的呼声愈来愈高。

附一:渤海军区司令员袁也烈致军调小组函

德州执行小组公鉴:敬启者,自停战命令公布以后,我方严格遵守命令,从未施放一枪一弹,未移动阵地一步,对德州临时协议,亦莫不一一执行。不料城内伪军,不断发生违约事件。现更为变本加厉,乃至杀人抢劫,大举向无辜居民及严守停战命令的我军进攻。本月二十八日黄昏,城内派出武装便衣一百一十余人,连夜开至德平城西四十华里之东高家及德县城东一带,企图袭击我军,并暗杀抢劫居民(按:本月以来,无辜居民被暗杀者已达五十余人,被抢劫者甚多,详细材料另送上)。该股便衣武装到达后,即向我西高家之驻军进攻,我被迫自卫迎战,激战三小时,我忍痛撤出战斗。是役我阵亡排长一、士兵二,伤排副一、士兵三。迨三十日晨,该部回窜德县城,复向我刘家集(德县城东十华里)驻军进攻,我伤排长士兵四。

查德县城内军队此种行动完全违犯停战协定,特向政府方面提出严重抗议,要求抚恤我方伤亡官兵,赔偿战斗消耗,抚恤被害人民,赔偿损失,退还财物,向被袭击部队及被害人民道歉;彻底拆除城区碉堡工事,停止继续发动对我进攻以及旨在破坏停战之一切准备工作,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事件。否则,所有不幸事件之发生及其后果,应由政府方面完全负责。事关和平,特此函达,敬祈贵小组以和平停战为怀,速予答复处理是荷!

此致

敬礼!

袁也烈

三月三十日

(原载1946年4月4日《渤海日报》)

附二:德县人民代表致北平军调部电

渤海分社转北平执行部各代表公鉴:

德县国民党内法西斯分子,近来纵容伪军特务大肆破坏停战协定,暗杀我各群众团体人员。特别在国民党二中全会闭幕后,更变本加厉,在德县组织暗杀团,夜间深入我德县解放区大肆暗杀,破坏群众翻身运动。从三月二十二日至三十日八天内,光德县农救会员、主席、自卫团员等被杀死者已有五十余人。辛集区避雪店,仅二十四日晚就被杀死九人,烈属孙洪文一家五口全被杀光,连五六岁的小孩亦遭毒手。近来此种暗杀案屡再发生,情景极为凄惨。直到二十九、三十两日,张光第派出德县伪军及特务一百二十余人,明目张胆地窜到德平高、范二庄及德县刘家集,向当地军民进攻,酿成不幸事件,致使我全县解放区人民昼夜不安。

我们代表全德县人民及各团体会员,对德县伪军违约事件,特向执行部提出控诉,并提出以下要求以解决人民之倒悬:一、严办德县城国民党内法西斯分子主谋下屠杀人民的主凶;二、取消国民党内一切特务组织,要求蒋主席履行保障人权之诺言;三、反对国民党二中全会通过的一切推翻政协会议的议案;四、要求执行部迅速解散德县伪军;五、赔偿人民损失,抚恤被难家属;六、对不执行停战协定的伪军,应按国法处理。

渤海解放区德县全体人民代表

李延军  吴胜元

  尹文成  李德深  

李树林  马青富

李树堂

一九四六年四月五日

(原载1946年4月9日《渤海日报》)


第三节  解放德州之战

一、土桥作战会议

1946年6月4日,渤海军区在土桥召开解放德州作战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军区及直属机关各部首长,各主攻团首长,中共德州市委及城内地下党负责人等。会议由军区司令员袁也烈主持。中共德州市委书记崔毅汇报守敌布防、军事设施、兵力配备等情况。军区参谋处长王翰西作《关于德州敌情及解放德州作战方案的报告》,提出两套作战方案。与会者对敌我态势、主客观条件等作了详尽的研讨。

会议决定由渤海军区特务一、二团和冀南军区五分区独立二团担任主攻;第十七团为预备队;匡五、德平、吴桥、景县、故城、阜东、平原县大队和津浦支队一大队配合作战;德州城郊各村庄组织向导队、担架队、运输队负责战地保障。作战分三阶段部署:“围攻”阶段,由8个县大队以挖壕推进的方法,掩护主力部队向城下逼进,形成严密的包围圈;“进攻”阶段,由3个主力团分别攻打飞机场、玉皇阁、运河东岸,扫清外围据点,切断敌赖以逃跑的空中和地面通路;“总攻”阶段,主攻南门,佯攻西门和北门,将敌压缩至东地医院,迫其投降,否则就地全歼。

二、挺进德州城下

1946年6月5日下午,渤海军区政治委员景晓村作战前动员。6日下午,各主力团在8个县大队的配合下,秘密向城下挺进,战役遂进入围攻阶段。渤海军区特务一团与匡五县大队等部,由刘家集、簸箕刘一带逼近城东、城东北;特务二团与平原县大队等部,由于官屯、前仓一带逼近城南、城西南;第十七团继续控制许官屯和桑园火车站等地,并派1个营与军区侦察大队、吴桥县大队等部,逼近城北;渤海军区前线指挥所在东七里铺建立;冀南军区五分区独立二团与景县县大队等部,由运河西五里庄、八里庄一带向运河岸边运动。当夜,其一营、三营由八里庄村东乘船渡过运河,二营封锁运河西岸和桥梁。过河部队立即向北厂、小锅市等外围据点发起攻击,炸毁工事,击溃守敌,逐一摧毁运河东岸沿河工事,沿河堤向南推进。至此,各部迅速形成对守敌严密的包围圈。

三、各部展开进攻

1946年6月7日零时,解放德州之战全面打响,战役遂进入进攻阶段。8个县大队迅速打掉城外围据点,为主力部队攻城扫清道路,并以挖壕推进的方法,掩护主力部队前进。

特务一团在团长张冲凌、政治委员王若杰、副团长朱志铭指挥下,其一营占领肖何庄、张庄、卢家院等地,向城东北机场发起猛攻。迫击炮、机枪、掷弹筒等构成强大的火力,摧毁机场指挥所,全歼守敌1个营。此后,由匡五县大队坚守机场,特务一团选点攻城。国民党军德州中将指挥王继祥得知机场失守,令城内守敌不惜代价,重兵反扑。翌日拂晓,敌1个团反攻机场,被匡五县大队等部压制于罗庄。在后3天的战斗中,又先后击退敌8次反扑,胜利完成“占领机场,断敌空中通道”的任务。

特务二团在团长陈景三、政治委员张维兹指挥下,其二营首攻城南制高点玉皇阁。守敌以重兵和强大的火力固守,未克。二营七连和炮排遂攻击新宅汽车公司,炸毁碉堡工事,俘获大部守敌。二营四连进攻马庄,炸毁据点围墙,击溃守敌,占领马庄,并于翌日晨击退由东地、赵庄、玉皇阁三面包围过来的200余名敌军的反扑,控制玉皇阁侧翼。三营七连主攻铁路警务段,杀伤一批守敌。6月8日拂晓,三营九连继续向铁路警务段发起攻击,占领楼房2座,切断玉皇阁守敌的退路。

冀南军区五分区独立二团与景县、故城县大队等部,在团长杜濂、政治委员刘义华指挥下,运河东一、三营与运河西二营夹击,全歼河东守桥之敌,二营迅速过河。此后,该部向南推进,全歼兵工厂守敌,并以逐间打通民房墙壁开辟通路的近敌方法,出其不意地向德州火车站发起猛攻,6月8日拂晓占领火车站。至此,该部彻底肃清城西、城西北所有守敌,控制了西关,并直抵城墙下,堵住西门和小西门,将城内守敌西逃之路切断。

6月8日夜,特务一团主攻玉皇阁。为保护名胜古迹,首先展开政治攻势。6月9日夜,其三营十连采取爆破与突击相结合的方法发起攻击。守敌焚烧玉皇阁周围民房,企图以烈火浓烟阻止攻击部队前进。十数个爆破组在猛烈火力掩护下匍匐近敌,相继拉响炸药包,炸毁玉皇阁院墙和工事。突出队员冲入院中,与守敌展开肉搏战,歼敌300余人,缴获长枪200余支、机枪6挺、迫击炮4门、掷弹筒4具,胜利地占领制高点玉皇阁,将城内守敌指挥部和主要街道控制于攻城部队火力下。

四、全线发起总攻

1946年6月10日21时,绿、红色信号弹各3颗升入夜空,战役遂进入总攻阶段。

在“八二”迫击炮和机枪掩护下,特务一团三营派出6批次爆破分队,23时炸毁大批南城墙工事,将城墙炸出缺口。宋家烈副营长率120余名战士,由云梯和炸裂的南门洞攻入城内。一营三连猛攻南门楼,击溃守敌并打退其数次反扑,坚守门楼制高点至二梯队到来,为后续部队开辟出通路。在东七里铺前线指挥所指挥作战的袁也烈司令员高兴地派参谋人员,授予特务一团一营三连“捷足先登德州城”的锦旗,指示部队扩大战果,迅速攻占敌警备司令部、电话局、广播电台,彻底切断敌通信联络。

冀南军区五分区独立二团在攻打西门和架云梯强登西城墙的战斗中,受到正面和城西北礼拜寺守敌强大火力的压制,伤亡较大。三营教导员曹中兴、副连长尹连升等多人牺牲。遂调整方案重点转攻礼拜寺。三营爆破手在强大的火力掩护下,冲上去安好炸药包,炸毁礼拜寺,全歼其中守敌。三营七连继续强攻,经激战终于登上城墙,掩护全营突入城内,与城墙外的部队内外夹击,全歼西北城墙守敌。作为二楼队的一营,乘胜攻破西门。至此,城西皆被该团占领。立足刚稳,城内守敌一部在渤海军区部队打击下,欲夺西门逃窜,该团坚守阵地予以痛击,毙俘敌人300余名。

特务一团攻入南门后,击溃数批反冲锋的敌人。其一营、三营等部迅速将敌警备司令部包围。守敌龟缩工事中拒绝投降。神炮手连连发炮,战士们掷去一排排手榴弹,守敌跳出工事败退院内。部队冲入大院,俘敌百余,但未捉到王继祥、张光第等指挥官。经审讯俘虏,方知王继祥等已由后门赤足涉水,逃往东地医院去寻求军调小组美国代表怀特中校的保护。

11日9时,主力部队相继由南、西、北门等处攻入城内,不断向纵深发展。守敌四处奔逃,时而藏匿于小巷和民房中负隅顽抗。袁也烈司令员命令特务一、二团等部疏开队形,组成大量战斗小组,采取“交叉射击,跃进向前”的方法展开巷战。若干战斗小组相互配合,遇大股敌人合围剿灭,遇小股敌人分而歼之,遇固守工事拒降者则连同工事爆破炸毁,整个德州城枪声、爆炸声和喊杀声连成一片。

五、东地受降

11日11时,袁也烈司令员发出向东地压缩前进的命令。冀南军区五分区独立二团等部留城内搜索残敌、打扫战场和战地警戒;渤海军区特务一、二团、骑兵大队等部速将东地医院包围。数十门迫击炮对准要害,步兵在新挖的战壕中严阵以待。14时前,袁也烈、景晓村派员给军调小组美国代表怀特送达信函,向国民党军德州中将指挥王继祥发出两道通牒,电台播发《敦促王继祥投降书》。特务二团二营又在罗庄与暂编独立第十三总队二团一部发生激战,俘敌团长李洪汉以下150人。至15时30分,王继祥仍未答复,袁也烈下令开炮。数十门迫击炮齐声怒吼,摧毁守敌团部和一批工事。在强大的政治压力和军事攻势之下,王继祥方借怀特之口提出三个条件:“国民党军立即放下武器;八路军停止射击;保证政府官员的生命安全。”随后挂出白旗。受降部队开赴院中,将一批批守敌押往俘虏收容所。特务二团政治处主任陈英率4名战士,同《前锋报》战地记者吴化学、军调小组中共方面译员王进等人,排除美国代表和敌团长孙凤翔的阻挠,冲进怀特的卧室,在其床下活捉国民党驻德中将指挥王继祥、国民党鲁北专员刘麟绂。

德州战役,经近5昼夜激战,八路军共击毙国民党军德州军事副指挥金定洲以下守敌1200余人;俘虏国民党德州中将指挥王继祥、国民党鲁北专员刘麟绂、山东省直属保安团团长兼德州警备司令张光第以下守敌4500余人;缴获长短枪5000余支、轻重机枪161挺、迫击炮和无坐力炮27门、子弹30余万发、汽车70辆、火车机车17辆、客车货列车7列及其它物资一大批。


第四节  德州军管

1946年6月11日17时,攻克德州的八路军渤海军区 和冀南军区部队举行入城仪式。经近5昼夜激战的八路军指战员,浩浩荡荡地通过城区主要街道,各界群众5万余人云集大街小巷,热烈欢迎人民军队入城。同日成立德州军事管制委员会,渤海军区政治部主任周贯五任主任,渤海军区后防司令部参谋长马千里和中共德县县委书记阎川任副主任,渤海军区特务团政治委员朱春和任秘书长,德县县长李向平、中共德州市委副书记刘子光及张静波、刘振海、许达民等10余人为委员。军管会下设城防司令员、敌伪财产接收委员会、救济委员会、宣传科、公安科、秘书处等机构,朱志铭任城防司令员,周贯五兼任敌伪财产接收委员会主任,孙子权任副主任。

6月12日,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第十五执行小组美国代表怀特中校,陪同第十八执行小组美国代表格兰斯中校等人,乘吉普车游览解放后的德州城。此间,美国代表特意至天主教堂拜访神甫张思德和胡金城,询问战争中是否受到惊扰。当得知军事管制委员会对教堂采取了保护性措施,亲眼看到城区呈现出的和平景象后,对八路军严明的纪律表示赞赏,并对国民党飞机轰炸德州城表示遗憾。

德州战役结束后,数百名国民党军伤兵滞留城内待医。八路军渤海军区医院会同中共德州市委,本着革命的人道主义和宽大为怀的精神,动员10家民间医院专门设立伤兵救治门诊。仅6月15日至16日,就有118人得到及时治疗。

6月12日至14日,在军事管制委员会领导下,德州市、景县、故城、武城等地的公安武装和渤海行署政治保卫队与八路军紧密配合,逮捕曾投靠日本侵略军的伪军、伪警、特务、汉奸等首恶分子40余人。后将暂编独立第十三总队暗杀团长胡绍远、汉奸李凤巢、伪警察局长薛赞庭等人处决。

6月19日,八路军渤海军区暨德州市在兵工厂广场隆重举行解放德州祝捷大会。两万余军民欢聚,热烈庆祝攻克德州城的重大胜利。德州周围老解放区的群众代表由数十里外专程赶来祝贺。祝捷大会展览室内,群众争相参观八路军缴获的武器装备。17时,大会在9响礼炮声中开始。在热烈的掌声中,大会选举出包括著名战斗英雄李志业在内的主席团。渤海军区政治部主任周贯五致祝词。群众代表向德州战役中涌现的196名战斗英雄、模范献花,向八路军赠送“人民靠山”巨幅锦旗。渤海军区司令员袁也烈发表长篇讲话,对德州战役基本情况作出总结,号召军民团结一致,保卫经浴血奋战得来的成果,粉碎国民党反动派的内战阴谋。

1946年6月23日,军事管制委员会召开全体干部会议,总结、部署工作。渤海军区政治委员景晓村到会作总结发言,指出:军管会对德州人民做了大量宣传教育和调查研究工作,市民对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的方针、政策有了初步认识;接收和保护了大量物资财产;万余难民和工人得到救济;搜查出一批伪军、伪警、汉奸、特务头目,300余名伪组织人员登记悔过,社会秩序迅速恢复;工人正准备复工并提前领到工资,学校即将复课,重要公共设施正加紧修复。最后,景晓村对市民主政府成立前军管会的任务做出部署。6月29日,德州市召开各界代表会议,选举产生民主政府,并通电全国,呼吁和平,要求停止内战,实行民主。军事管制遂告结束。

德州日报新媒体出品

来源 | 《德州市志》

编辑 | 李玉友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