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彭海玲:忆端午

2021-06-11 09:40   德州日报  

端午悄悄来到我们身边。

记得小时候,奶奶总会带着我去地里采艾草,那些野生的艾草浑身泛着白白的茸毛,在晨曦下,细细的茸毛上还沾着晶莹剔透的露珠。伴着清晨的凉爽,闻着艾草特有的似中药味般的香气,总能让我的精神为之一振,顿觉舒坦无比。而那种舒坦从口鼻直扑心田,我总会忍不住捧着艾草狠狠闻上几口。家乡在端午有插艾草的习俗。端午节当天,几乎家家户户的门窗上都插满了艾草,家里一整天都弥漫着艾草的清香,很香很纯很浓烈。这股清香让人觉得端午离我们是如此近。

端午节,雄黄酒是不可缺少的。在习俗里,雄黄酒有辟邪的功效,想来白娘子挡不住许仙的盛情,喝下了那杯令她现出原形的雄黄酒也应是当地的习俗使然,既然做了许仙的娘子,白娘子当然也得入乡随俗了。每到端午的中午,奶奶总会端着一碗雄黄酒,嘴里先含了一小口,然后喷壶喷洒在房间各个角落。酒虽然刺鼻,可它的净化,使原来晦涩的房子里似乎少了一份浑浊,多了一份清醒。奶奶也会蘸着雄黄在我的脑门上写一个大大的“王”字,说是可以保佑一年平安。孩子也总是以此为荣,仿佛自己成了山中的大王,在屋子里四处奔跑。那天,虽然雄黄的刺鼻味道一直萦绕在身边,可兴奋早已占据了心灵,留给我的只有一份快乐的清香。

过节总是和吃相关的,端午节也不例外。对于孩子而言,那香甜爽口的粽子才是最爱。形态各异的粽子是提前一天包好的,到了端午这天就把粽子放在锅里煮,先用大火煮,煮一段时间后再用文火慢慢煮。渐渐地,锅里便会溢出一股香味来,那是粽叶特有的清香,氤氲的香气逐渐弥漫了整个屋子。好不容易等到粽子煮熟端上桌,迫不及待地剥开粽叶把热气腾腾的粽子往嘴里塞,顿时一股醉人的香味扑鼻而来,端午的快乐便全在于此了。

或许是由于现代人的生活过于忙碌和快节奏,一些传统节日在我们脑海中的印象逐渐淡了,现在已很少有人刻意为了端午而去采艾草、包粽子,于是空气中便少了端午特有的清香。我倒觉得,端午不会离我们远去,端午就是那一抹粽叶与艾草散发的清香,是路边不知名的小草,是一声声饱满的蝉鸣,是童年时光里满满的幸福。

德州日报新媒体出品
编辑|赵治红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