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张晓春:我的高考

2021-06-11 09:48   德州日报  

高考前一天的中午,我正在宿舍用煤油炉做饭,舍友说外面有人找我,我赶紧跑出去。

是父亲来看我,远远地我看见他迎着我笑。父亲微笑着,额头上布满了一层细小的汗珠。洗得发白的中山装纽扣敞开着,他手里拿着两瓶健力宝。“晓春,把这个拿着。”我从父亲手里接过了健力宝,并让父亲进屋吃饭。“不了,我早起吃了饭还不饿,还要赶回学校上课去。”目送父亲推着自行车出了校园,我抱着父亲拿来的健力宝回到了宿舍,后悔没给父亲留一瓶路上喝。

那年我应届参加高考,考场安排在我就读的县一中化学实验室里,我稀里糊涂地参加了高考,结果那一年名落孙山了,我不甘心失败,开始复读,打算明年继续参加高考。

没有了应届时的骄傲自满和无忧无虑,同学间偶尔会说起谁被哪所大学录取了,谁上了大学嫌学校不好又回来补习,谁补习了八年才考上大学,更有人结了婚又跑回来复读……

第二年,成绩比应届时提高了不少,但依旧落第。夏收的时候,我默默地割着麦子,在汗水中感悟父母在这片土地上长年累月的辛劳,就在那年,我从补习生沉重的面容里读懂了复读对于一个青少年的意义,体验了两年补习生活对我身心的锤炼;就在那年,我懂得了读书才是人生中最容易走的路;就在那年,我把自己过去本该掌握而没掌握的知识点一点一滴地补回来。

校园里的牡丹花开了又谢了,七月转眼又到了,考完试,报完志愿,我卷了铺盖卷回到了家里。父母没有问起我的成绩,但我明显能感觉到双亲焦急而又关切的眼神。父亲是我们乡里初中的化学老师,除了教学,周末、假期还要务农,父亲带的初三化学单科成绩年年名列全县前茅,还用科学种田把庄稼种得毫不逊色。多年后,我才明白父亲一代人是如何兢兢业业地工作、辛勤地劳作,是如何艰苦奋斗、勤俭节约。

那年夏天,我忙完农活就躲在房里看书。让我没想到的是,有一天中午,姐姐从县城顶着烈日骑自行车给我送来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我看到了父母脸上舒展的笑容。

又是一年高考季,二十几年过去了,高考对我来说是一种别样的滋味,也许是因为高考补习的经历,我喜欢上了读书,总想把过去虚度的时光弥补回来。

德州日报新媒体出品
编辑|赵治红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